新见Google Base

看来我夸大了目前的Google Base,或许他们的思路本就和我不一样。这样也好,庆幸有些人还有机会,在Google醒悟之前;P 还有,我能继续我的structure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