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的网络化延伸

Wired的文章:通过Google不朽介绍了David Sullivan的一个有趣的实验项目:Ego Machine(自我机器/计算设备),目前为0.7b版。


因为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同网络化结合,所以有些人会很自然的想到是否在死后也能继续的通这个数字化的世界交互。


Ego Machine就是这么一个让逝去的人同现实交互的一种尝试。他的虚拟网络程序代理会在Google中搜索所有提及David Sullivan的资料,如果搜索到的结果增加,那么照片上所显示的脸孔会越来越年轻,如果减少,则会越来越老,健康也随之恶化。我兴趣的是,如果很长时间人们再不提起,是否这个虚拟自我会在虚拟世界中再次死亡?


联想到最近DEMO 2005种介绍的这个商业用的“blogging appliance/网志设备”。我想对于Blogger或者其他网络内容个人发布者来说,数字化的骨灰盒是个不错的选择,将来的殡仪馆就会成为Web虚拟骨灰盒/主机的托管商。


有了这种设备,人们可以做的就要比David现在所尝试的要好玩儿得多。比如,我可以将我的一些行为或者应对问答的机制(这是自我的一部分)抽象后用Web应用程序模拟出来,它可以继续摘取,书写,同别人对话。如此一来,真的是不朽了。


文字承载了灵魂,会在阅读的交互中复活,人们的书写,从这个角度上说,也就是人们追求永生的一种策略。有了数字化和网络化,那么,就应当让这种策略有更多的交互性,让死亡/死后的世界变得更有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