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omepage subtitle here And an awesome description here!

收费和扩招的理由

“担任国务院两届副总理、分管全国教育工作达10年之久的李岚清”的新书《李岚清教育访谈录》近日出版,现任国务委员教育部长陈至立对之评价颇高,称该书“是新时期中国教育改革发展实践经验的全面总结,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教育史上一笔珍贵的历史财富,也是研究中国新时期教育的一部重要文献,对今后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


有此评价,紧接着教育部办公厅下文通知,“将《李岚清教育访谈录》作为全国教育系统干部培训的重要学习文献向全国推荐”,要求加强学习。


本来相关媒体多报道、评论一下就可以了,即便来个推荐也还可以理解,不过专门下文通知学习,就让人有点困惑了,是想投桃报李,还是借此书宣扬教育部的十年教育成就?


人民网转载了该书的三篇“高校收费改革决策始末”、“李岚清谈高校扩招决策内幕”和“高等学校调整决策始末”。


关于收费改革,其中讲道“长期以来国家对大学的经费包得过多,这就势必影响国家对基础教育的投入,特别是对义务教育的投入”。


现在来看,大学收费增加,国家对大学的经费投入似乎也未见减少,更别说义务教育的投入有比以前大幅的提高和改善了。再着说,国家真的就包得过多么?我读的专业,老师说,实习经费从80年代初到90年代初就没啥增加,所以野外实习路线只能是一年比一年近,以前还可以到处转悠,到了我们读书的时候,最多在北京郊县走走而已。


另一个理由,“由于计划内招生严格控制,高考的“独木桥”越走越窄,高考难度越来越大,这就迫使基础教育必须全力以赴应付高难度的高考,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很难实施。”


扩招之后的情况,高考是拦路石的情况仍然没有改变,高中生们的处境未必比之前好过,虽然他们的教材内容和难度比以前减少很多。招收比例是增加了,可毕竟也只是50%,这50%中,还有部分是专科,家长学生学校哪里会因为上了大专线而高兴呢,他们更要为更多的本科,更好的名牌大学、为更热门的专业而受着比以往更多的压力。


文中说改革之后,“总体上说,收费标准一直保持在多数学生能够承受的较低的水平上。”是么?我看实际的水平是越来越逼向多数家庭能承受的底线了。


记得几个月前中央台有起节目,家长和北京一些大学的校长们坐在一起谈学费,好些家长明着细算了一比比帐,可是就在这些数据面前,那些名校校长们仍然面不改色说,从他们几年的情况来看,来读书的同学都能支付得起。这不废话么,既然来了,当然能支付得起,支付不起的,就不来了,也不会报考。另外,作为学费不高的证明,他们说有那么多的小孩自费到国外留学么!国外都上的起,国内这点学费怎么上不起呢?不错,中国有不少富裕人口,这部分人口就够支撑起高价学费下的大学教育体系。可是,如果连大学的校长们的学识都只限于大学教育是为这些人服务这样的水平,却在奢谈什么世界一流大学,岂不是在痴人说梦。


扩招方面,谈到一个理由是“1998年我国的大学生在校人数只有780万,占同龄人比例为9.8%,不但大大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也低于国际高等教育大众化最低标准15%的水平。”于是,经过几年扩招,“到2002年,我国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约15%,标志着我国的高等教育开始进入大众化的发展阶段。 ”


真是让人打开眼界,成就可以这样制造,数据可以这样玩弄的,需要时候就可以当作理由,不需要时候,可以说我国的经济水平决定了我国的义务教育的普及需要走很长的路,可以说我们虽然达不到国际平均的教育预算比例,但却在逐年提高。


理由还有很多,而且也都冠冕堂皇,独独看不到人们谈论最多的,也是最实质的:教育“产业化”。


现状是一个样子,谈论的却是另一个样子,这样高高在上谈十年教育,谈教育部人自诩的成就,叫基层的人“学习”什么呢?


转变?释放?

- 在众多关于INTERNET对社会影响的研究中,时常看到的一个词是“转变”,说互联网的种种带来了人们行为、观念、关系等方面的转变。转变,类似于一种创新,过去没有而现在有。真是这样么?我怀疑,因为阳光之下并无新鲜。


- INTERNET对社会的影响方面,应该更多的是技术所带来的对障碍克服之后的自由。这种种的自由,是人/社会天然具有的。当然,并不是人人都会发现到这种自由,往往是一些敏感的人先行的注意并发挥了,才启发早已习惯原有模式行为的人们,让他们也意识到某种自由的到来。


- 有点象一个被众多绳索捆缚的人,他/她的心底里其实有着没有绳索状况下的行为可能,当技术的进步一条条的把绳索断开后,原有的自由被释放。


- 技术,一直在实现着精神的可能,这是释放;技术,在创造着新的精神,这是转变。行为、观念的转变,是困难的,比如要让中国人全部把观念都转变成西方人的观念。而释放,却是极为容易的,因为它本身就是在内心底里,是自我所有的,一但有了实现的条件,就会飞舞。


- MZM并不“反映了时代变革期,人们在生活观念、思维模式、人生态度上的转变(1)”,而是被网络/Blog释放了她所期望的自由。从捆缚到松绑,不叫转变,而从自由身到自愿束缚,这才是转变。


- 因为心底里知道自由,所以会知道束缚,会看到绳索,因此也会有好奇,会有梦想,会有创造,会有技术。


- 有点像咬文嚼字?或是钻牛角尖?突然的一个想法总是这样,在多个方向上露点小影儿,要知晓是个幻觉还是事实,少不得要细细梳理和补漏。


那么年轻就开始回忆了

朋友通过QQ发过来一个链接:生于七十年代----mp3,刚开始以为是首歌,哪知道是一个广播节目的录音。虽然里面谈到的好些东西耳熟能详,不过我还是不喜欢这种有些作的拿捏腔调。听了一段,产生了一个想法,有些人老了,开始有回忆,开始望乡过去。


回忆是为了什么?为了体验失落了的,在记忆中虚拟出当时的感受。为什么会失落?因为再也不想装载更多,再也不想创造更多的新鲜体验和人生经历。


对比之下,小孩子是不懂的回忆的,看看孩童们以及十几、二十出头的青年们的生活就知道的,对他们来说,世界远未展开,还有许多新奇的事情在等待发生,向前,吸纳,学习,体验,那么自在和快乐。


可是,才相隔几岁的年纪,这些刚刚或将要跨过30的人,却已经没有了前行和探索的锐气,真的“而立”了,被阻滞或者被填充满。真的有点让人悲哀了。


政府:卖资产还是出卖民意?

有行教育的ellin提到她父母所在的一个发展良好的地级市医院要被拍卖,“而医院里的退休和即将退休的员工将只享受10年的退休工资保障。”


恰好昨晚,在家里翻看到父母大量的荣誉证书,从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每年都有,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等等,联想到现在的境况以及他们这一代多数人的遭遇,心里不尽一阵酸楚。


所谓的“为人民服务、人民民主”,不过是节日里农村用的那种红纸,时间一长,或者雨水一浸,早就褪的无有踪影了,透露出本质来:这个社会,和西方早期的资本主义殊途同归,甚至更糟糕,走的是一条专制的资本积累的道路。一方面,善良的人们没有结社、维护自己权益的自由,另一方面,权钱者们可以为所欲为的捏弄他们的理论,无耻的剥夺着。


被欺骗和利用的父辈们,改革开放后辛勤工作为“国家”创造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却成了为他人作嫁衣裳,“成就”了许多的所谓“改革者”和“富豪”阶层,自己呢,或早退,或下岗,即便正常的退休,每个月拿着近比最低生活保障金高不了多少的退休金,却还被媒体或者某些人视作“负担”。


时间和生活的重负,让父辈他们老去,在这个年龄,恰好走到了社会的边缘,而后来者,后生们,早已经熟络了这个社会的权钱的秘密,或者努力在抓取向上的稻草,将过往遗忘,将他们的大地遗忘,就像遗忘了外族的入侵、文革的人祸。


ellin说“头顶三尺有神明,我们每个人的头上都悬着一把利剑:那就是我们国家的法律”,什么法律呢?如果他们遵守宪法,早就没有了今天的权力。资产是“全民”的,谁又使全民,那个“人民代表大会”也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这个时候,除了团结起来抵制,维护自己的利益,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应对么?


让我们在来听听这段话: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起来为我说话了。――马丁・路德金在美国波士顿犹太大屠杀纪念碑上写的铭文
(参看:古镜的 对“下岗”运动合法性产生的质疑


虚拟修学旅行

Virtual Field Trips,字面意思应该是虚拟野外旅行,也可以理解为虚拟野外考察,不过日本人把Field Trips译作修学旅行,也叫做见学,我觉着蛮适合VFT这种学习方式的,就生硬的称作虚拟修学考察(旅行)了。


以下是来自OZ-TeacherNet:Teachers helping Teachers中关于VFT的介绍


虚拟修学考察实际上是两个获更多个不同地方的班级之间的合作。其中一个班级充当修学考察中的东道主的角色,其他班级则作为虚拟修学的远程伙伴。东道主班级成为这次修学考察中其他班级的眼、耳、鼻、嘴、手,使用电子邮件为远地的班级收集数据,回答问题,报告他们所发现的东西。东道主班级可以使用野营或短途旅行时靠近学校的一个地方或者曾经到放过的一个地方。

当然,班级之间还可以把数码图像、声音、视频片断作为附件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对方班级或者通过网站发布。除了电子邮件联系之外,同学之间还可以通过NetMeeting,聊天工具,即时消息工具来相互联系。


这种Web学习方式,对于生物、地理等学科来说,非常有趣而且有很大好处。


继续学习中... ...


21CN 的FlashMob专题

21CN8月27日有个FlashMob专题的消息(via hanghang)。专题名字叫“快闪党(无聊)袭击亚洲”,无聊两个字很小。前次提到的那个FlashMob原来是发生在日本,千人装扮黑客帝国角色,有趣。象是个化妆的狂欢,给平日里死板的生活和次序添加了些想象力、游戏和童趣。


整个专题视觉上蛮有冲击力,不过内容上嘛,简陋的不能在简陋(典型的动漫风格,是不是现在的人们都只能用眼睛看图而无法静心阅读了?)甚至对FlashMob做了歪曲,犯了国人的一个老毛病:有啥新鲜的,我老祖宗就有了。这不,他们把到处张贴、涂鸦的人作为FlashMob的前身。很是佩服他们的挖掘能力,估计各个都是盗墓出生。


另外一个看不过去的是专题名称中的“亚洲”,类似的说法可以在娱乐圈的报道中经常看到,比如全亚洲发片、亚洲最红歌手等等。其实在他们的亚洲概念中,仅仅包括了东亚和东南亚的国家、地区,甚至这些地区中不包括伊斯兰教的民众在内。我以为这是典型的自大和歧视。在他们的眼里,亚洲没有南亚、西亚、北亚的份儿。


专题中还有叫人反胃的,就是找了“身心行为心理学家”李宝能、吴君如、西洋神婆、以环位工人来说对FlashMob的看法。下面这句话是那个心理学家的说法“快闪党的行为反应他们并没有一个清晰的人生意义,因此他们希望做一些东西去吸引社会的注意和认同,令社会再次接受他们。”,看了这句话,让我再次深刻的明白,即便是心理学也是有着“阶级性”的,所谓的心理学,也都在为“主流文化/阶层/阶级”服务,这是真的,心理学很大程度上带着社会中的阶层特性。专题访问环卫工人绝对别有用心,在这些记者的眼中,环卫工人是社会低等的阶层,主流/消费文化之外的人,访问他们,就是想获得一个居心不良的“喜剧”效果,将环卫工人的处境通过自己的表现尴尬的表露出来。


CNBlog 新版面

利用放假时间,抽空修改了心得集的版面,蓝本为Blogger.com自带的Sand Dollar模板(用它的分栏)。


原以为很简单的意见事情,却折腾了不少时间。先是在本地用Dreamweaver 2004调配好,浏览正确之后复制到Blogger.com中的main模板(在我自己的Blog上试验),保存并重新发布blog之后,满心欢喜的打开浏览器察看,居然出现比例不对的问题。相同的代码,在本地看和通过服务器察看,有不同的效果,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仔细察看了一遍代码,找不出原因。没办法,只有改乱比例。这次学乖了,先在模板修改页中预览,没有问题以后在发布。偏偏Blogger.com又不配合,预览没问题的页面在重新发布之后,比例和位置横竖不对。差点没气吐血。就这么来回折腾,最后终于定下来现在这个样子,不过目前只在IE 6.0和Mozilla 1.5中通过,不知道其他版本的浏览器里的效果怎么样。


新版面在IE中的的浏览速度要比以前快多了。上个版面用Table来布局,等整个Table代码下载完后才显示,中间要间隔好几十秒,有点让人心烦,多亏还有XML和耐心担待着,要不然早就给人骂死了。不过我对现在的速度还有是有点不满意:因为用的是自己的留言程序,在静态页面上用脚本生成留言链接,耗去不少的时间,需要再改进。


依旧延续先前的色调,使用了蓝色相,用明亮度的差异来配色,整体效果朴素(也略显单调?)、内敛。


********


大概是人老了,对花哨的东西越来越不热衷,更喜欢简洁,直逼主题的风格。用在Blog上,应该是正确的选择:我不要看到花哨的外表,只想舒舒服服的看到我想看到的文字。


开放教育资源:MIT又有新动作

MIT在周一在OpenCourseWare发布了500门课程的更多资料,包括课程(教学)提纲、讲课笔记、甚至是上课录像,加上课程阅读材料、研究材料、问题(答疑)集、作业、考卷和学生门的一些项目等,用心的人都可以通过MIT来自我教育了。当然,收益更多的应该还有学校的老师们,可以利用这个共享的资料库,分享最新的教学内容和思想。


这真的是件非常伟大的事情。在目前,从个人(Blog、个人站点)、到MIT,在到BBC等,我们似乎可以看到一场信息分享的“革命”正在慢慢的展开来。在这场“革命”的背后,将会是更大的学习方式的变革、社会生活方式的变革。


Potts对记者说:“OpenCourseWare的全体人员希望能给人们关于教育(资源)的获取思考上带来巨大的变化:教育(资源)的获取权利不再受限于你有多少钱,和你出生在哪个地方所限制”。[MIT for free, virtually,通过ResourceShelf]


听到这句话,我真的为我们国家的教育现实感到羞愧。在这个国家,贫穷的人上不起学,在这个国家,不同地区的人,接受高等教育的门坎不一样(在上海,150分就可以就读高校,而在其他地方,分数却要高得多。)其实,现实并不可怕,只要我们愿意面对,并努力去改善这种情况,问题是,国家以极某些人对待这种现实的态度,这才是让人可怕的事,科教兴国喊了那么多年,脚下却走着另外一条路。


********
越南的Fulbright school受MIT的影响,也在网络上发布了教学和研究的材料,目前主要是英语和越南语。


希望国内也有学校能大规模的开展OpenCourseWare项目,分享教育资源,让更多的人受益。


城市夜游离

越来越不喜欢城市,无论哪个地方的城市,无论哪个年代的城市,无论什么季节的城市,无论什么心境下的城市,无论它多大,无论它多小,无论它多新,无论它多古老,无论它有着什么样的性格。城市,于我,在渐渐的看到它的粉末浓妆,它所谓四处扩张中眼神的空洞,已经成为我最想逃离的场所。


远远的看去,城市,真的就是一只谁也无法控制的猛兽,日夜的吞噬着愈来愈庞大的资源,将众多人们的梦想当作它鸡肋般的零食。它无节制的吞吐,它的钢筋混凝土的身躯越来越粗壮。一股腐臭早已在它的内部蔓延开来。而人们,就在这腐臭中继续像寄生虫一样的,制造、消费着这城市的垃圾。


我以为会逃离这个疯涨的梦魇,却敌不过它扩张的速度。往往在醒来之后,发现它的边界已经将我抛下很远的距离。它不理会你,因为我根本不值得它的理会。城市知道,它有它贪婪的使命。可我就这么追赶,会疲惫的。道路在铺延,我最后立足土壤早被埋藏到了冷酷坚硬的路面之下。


**********


空间,原来充斥其内的是时间,气体,云雾,枝繁叶茂,飞鸟,理想,宁静,天籁,纯净。


后来又了城市,就有了嘈杂,大厦,穿堂风,跳楼,车流,野心,灯红酒绿。


他们为所欲为,不知疲倦的填充着、再制造着空间。


Flash Mob :社会性游戏

Topku假想了一次发生在广州的Flash Mob行动的报道[快闪!快闪!暴民来了!!! ],不认真辨识,还真以为有其事呢。Yezi设计了好些个Flash Mob行动[预谋快闪族,杭州一周行],可惜没能策划,要不然真热闹了。


下面这张图不知道来自哪次Flash Mob[我想知道什么是flash mob?]



酷极了,一袭黑色西服,一副墨镜,各个严肃,整个场景的风格我喜欢。象是一群天外来客,或是电影中爬出来的人。场面不张扬,却又能产生震撼效果。


*********


前些天一直在想Flash Mob。或许下面这些方面,对于理解或透析Flash Mob的深层意义有所启示:


1、Flash Mob选定发生在公共空间而非私人空间,而且,这个公共空间往往是最能象征资本主义、象征这个时代的场所。场所的选择本身,就显露了行动背后无意识的社会批判。


2、Flash Mob的行动,本身有很强的反讽。他们通过夸张、模仿、无厘头等,以多数量重复产生群众性受关注的效果,从而将原本只飘浮在隔离的个人内心的社会观念聚集成可以实践并产生效果的行动。


3、Flash Mob来自网络。这真的是个启示。那些正规的组织,包括政治性的组织不再是必须的。人们不通过自己的政治政党,通过网络的联系,一样可以聚集表达某个利益结成的政治诉求。原本依存于社会关系中的社会人身份,现在可以更多的回归到自然人的状态,社会人的关系可由固定而变为临时。我仿佛看到一个个在人海中此起彼落,此聚比散的组织状态。


*******


Flash Mob的人们,以局外人的身份突然性的入侵原本持续井然的象征资本主义的大商场、CBD等,通过非常规的行为,和所在场所人们的常规行为的对比,借助这种张力,获得了对现存社会次序的、人们如机械般的生存状态的反讽。


我跟倾向于将Flash Mob看作是有着潜在政治意图的群体性游戏,是一种警示性的“入侵”。它不是无聊,无聊正是它要揭示并打破的,它也不是行为艺术,因为它并不被社会所吸纳,没有堕落到需要注意力和批评家以及艺术中间商共同勾结的局面。


... ...还在想。


异步学习网络中的知识建构的网络分析

来自JALN,Volume 7,Issue 3 - September 2003


这项研究分别分析了两个长达三个月的ALN(Asynchronous Learning Networks,异步学习网络)大学课程的数据:一个是正式的,结构化的,封闭的Forum的数据;另一个是非正式的,非结构化的,开放的Forum的数据。


研究的结果非常有指导性。再结构化的ALN中,知识的建构过程到达了批判性的思考这样一个高度,同时发展出了关系较为密切的结构体(cliques,或者团体?)。学生们扮演者桥梁和触发者的角色,相比之下,老师的作用较弱。而在非结构化的ALN中,知识的建构过程只到认知活动这样一个较低的层次,几乎没有关系密切的社群体出现,多数学生呈现一种老师的追随者这样被动的角色,同时老师在这个ALN中,处于中心的地位。


很显然,研究的结论是有建设性的,一个设计良好的ALN,无疑有助于学生们知识的建构。


Google 又清洗

前两天,发现一些网站,包括这个Blog的排名值不稳定,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从昨天开始,整个PageRank固定下来不再变动了。这个Blog的值从5下降到了4。


因为安装了来访源记录系统,这下对PageRank的变化总算有了个切身的体会。来自Google的访问大幅下降,下降幅度近一半。也就是说,PageRank的下降,使得关键词的命中率也跟着下降,在搜索结果中的排名也就靠后,被访问的机会自然少了很多。


突然有一个猜想,排名值和来自Google的访问之间,应该有个可以计算出来的比例关系,从我观察来看,似乎是倍数。


Blog 的归类

就内容和作用方面来说,Blog可以做出进一步的细分。这里提出的一种划分方法让我们更加清晰的透视了Blog的内部。他/她将Blog分成三类:


一是K-Logs,这个是以笔记为主了,比如学习笔记,工作笔记,读书笔记等等,这类Blog,以知识的收集、思考、记录为主,主要是作为个人或者团队知识管理工具,并愿意在网络上分享。


二是J-Logs,这是和传统媒体相竞争的一类,类似于文摘,Jlogger们通过它,发布自己所看到、听到的各种新闻消息,同时加上自己的一些简单评论。这类Blog,加快了新闻的传播,形成了一批活跃的“评论者”,在舆论方面,发挥着承上启下的作用,有时候,更往往提供了独家的报料。


三是C-Logs,该文这么说:


C-Log = virtual social life,Group dynamics (leaders and conflicts), friendship, love and even killing (groups of Bloggers “force” a user to shut their blogs). Can grow tolerance across blogs (exposures to new ideas),C-logs are like a social event

归为这类的,就是日记类的Blog了。C-Logs的目的,并不在于把自己的日记公开化,而是希望这种在网络上发布的日记,来形成、维系一个属于自己的“圈子”,是以社群的交往为目的。就好像在现实世界中,朋友们之间常常聊天、聚会,互相传播些消息,通过这种交往,加强、加深朋友间的友情,巩固朋友间的关系。


除了上面的三类,应该还有第四种,混合类的,就是在内容方面,上面的三类内容都有。


Blog 是Junk么?

kert在自己的日志中提到“junk blog”:


随着Blogger和Blog的增多,blog世界是否依旧可控?查找、搜索信息仍旧是个十分困难的方式,因此发布到网络上的数据/blog仍旧是不可控、无法管理的。这点上来看,Blog同BBS系统没有什么区别。并且和junk mail一样,也会有junk blog,不久你也许会发现每天有许多时间花费在阅读这些junk blog上。(junk blog:对你没有意义的blog)。

我不明白为什么Kert会认为blog世界必须是可控的才是好的,或者在潜意识中期望能够对Blog世界有个控制的中心/机制。如果以这种观念来看待Blog的话,那么,一些个人对于Blog一定会非常的失望,而某些政府,对Blog肯定是敌对的。因为Blog是这个垄断的甚至有些集权的世界的掘墓者。


查找和搜索信息,如果要说有困难的话,那是人这方面的,而不是Blog和Blog世界本身的。比如我对Blog很有兴趣,那么我可以通过阅读10-20个这方面的Blog的日志,就可以大体掌握网络中Blog的一些进展情况。通过追踪个人的Blog,能够透过他人的学习、阅读、思考,更方便快捷的学到自己所兴趣领域内的成果。就好像在学校里,通过老师指导的学习一样的效果。至于搜索,可以通过如Google这样的搜索引擎来完成,更何况Blog的特性,使得Google对于Blog,给与了大量的关注,另外,网络上也出现了好些个基于RSS的Weblog内容搜索站,在那里,人们可以非常便捷的找到weblog中自己所兴趣的文本。


“junk blog”,这真是个非常奇怪的说法。把Blog和email来比对本身就是错误,那些垃圾邮件,人们是被动的接收,被动的阅览,这些垃圾邮件还会占用邮箱的空间,淹没正常的邮件,它们侵害了收件人的权利。可是Blog没有,它在那里,它没有主动跑到那个阅读者那里,占据它的什么。当人们称一个Blog为“junk blog”,那么,一定是主动跑到哪里花时间去读了,发现没有对自己有价值的信息,于是就丢下了“junk”的评判。这就有意思了,是人们主动跑到Blog去看的,并且不屑的态度伤害了Blog的主人,也就是说,和Blog的内容相比,真正会伤害人的,是阅读者。无论它们对读者是否有用,都应该去尊重它的主人,而不该用“junk”这样的言辞。


topku接着Kert的“junk blog”话题说:


就象当初我们很多人刚刚接触电脑,刚刚知道Internet,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接下来,我们看到众多的BLOG相继涌现,私人化性质的居多;而显而易见的是,很多人刚开始并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记录自己每天的生活,自己的所思所想... ...

这个世界有许多人,不喜欢大众化后的东西,认为这些普及后的事物,必定庸俗了,没有了早期只有少数“精英”专享时候金贵。我能理解这些人的失落,他们失去了中心地位,失去了所谓的“田园”。


topku接着说“BLOG无法做到portal那般的包容万象,那就只好专业化”。怎么能够要求Blog做到门户那般了,这很不公平的,因为这是两种不同的东西,专业化也是很自然的私人的事情,并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问题。还有,虽然单个Blog无法和门户相比,但是千万个Blog的联合呢?Blog才真正做到了“网聚人的力量”。


topku对中文Blog的判断也有失偏颇,他说:


中文BLOG正在沦为非中文BLOG的宣扬场所:CNBLOG做的是搜索大批国外知名或很有特色的BLOG的东东... ...极少原始性的创新... ... Digiblog做的干脆就是从Wired等照搬过来,呵呵 ,很是不习惯,会点英文的能上Internet的都早就看过了

现在中文Blog有上万了吧,CNBlog和Digiblog只是这万分之二,远不能代表中文Blog的现状的。再说,作为Blog来说,它们都有明确的定位,专注于自己所想做的。特别是Digiblog,并没有照搬,是有做些自己评论的,而且,他的这种摘述,正是他吸引人的风格。(说到翻译,忍不住想说一下:我们需要大量来自其他语言世界的译文,这样才能充实中文世界的知识库,才能在各种专业领域,形成和其他语言,特别是英文语言的平等对话。如果没有翻译,全都用英文来表述专业的知识,那么,中文必将沦落到被歧视的地位,而中文所支撑的文化也必将衰落,文化衰落,民族也跟着就消亡。我觉得,我们的翻译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了。)


topku担心“拉杂吹了一番,不知会不会得罪人”,呵,只要不是对人,观点鲜明的亮出来,何必担心人呢?我想,大家都会很高兴的就事论事的。


Indymedia 与Ohmynews

昨天还是前天,看到早先的报道说Google News将Indymedia从新闻源中排除了(link)。最近,也有一些报道提到韩国的Ohmynews


中文方面对这两家站点的介绍屈指可数。Ohmynews全是韩语,真的和天书一样。相比还是Indymedia熟悉些。在亚洲,只有日本有IMC(独立媒体中心)的分站。台湾的Geek们近来有创建类似Indymedia得繁体中文新闻站,真是期待。我在想,大陆这边,有没有可能呢?或许分站真的建立起来,也是它被封禁的时候。


S. Korean Site Uses 'Citizen Reporters'(需要注册)


谣言、网路与公民新文学


MT 的所见即所得文本编辑

QinYu18号写了一篇题目为“Hack-MT增加文字编辑区的功能按钮”的文章,图文并茂的详细讲述了如何在MT的文本编辑区添加插入图片、改变颜色、代码引用等6个新的功能按钮的方法。该文同时提供了QinYun修改过的文档的下载。


QinYu的启发,我也借用免费的所见即所得的HTML编辑组件(HTMLAREA)对MT的文本编辑区做了改动,自我感觉还不错,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阅读详细内容... ... "MT的所见即所得文本编辑"

闪闪的羽翼

记不得是在那个午后,看到一只叫不出名字的昆虫,漂亮的羽翼在阳光下,吸引了我。于是,有了这样的文本,那刻的记录,纯粹的个人心迹。


我是一只精于想象的昆虫,阳光是我沉睡的窗台。在温暖的午后,我总是展开羽翼,和阳光的线一起交织我的梦。这轻薄如丝、透明如水的羽翼,是我在千万个夜晚冥思的成果,在那一个个闪烁如宝石般的夜里,我对着星光,依着露滴,一丝一丝的织就它。我以为这是我的骄傲,因为我相信,用它,我可以挣脱记忆的黑洞,和着文字一起飞舞。


--------
Kevin留言说“其实不太喜欢郑的这一类文字... ...”嗯,我明白。


不过这是个人的习惯,我不大喜欢“客观”的记录生活中的事情或者对它们作些评述,我更愿意将它们化为情绪上、潜意识中的东西。这些文字,实际上是密码或者说是进入内心的私钥,也是我通过它记忆往事的途径:打开一只覆满尘土的木盒,飞出一只蝴蝶,我就跟着它飞,飞入那一时刻。而如果是文字的,更多的,看到的是物象上的,无法沉浸如当时的心态,而我以为,那时候的心态才是重要的。


(叶子说她留言了,可是我却没有看到,在信箱里也没有收到。)


没有雨听

又是凌晨了,却没有睡意,或者说是自己不想睡。总感觉时间短暂,需要加紧把那条越来越遥遥无期的线往近里拉。可是拉得回来么,大概只是黑夜里近视早成的错觉吧。


下午上课时候,雨突然加大,酣颤淋漓的倾斜而下,不少同学都被吸引,看象窗外,都那么的专注,却又迷忙,仿佛期待着什么。看着别人看雨,“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不知道谁在看着你在看着别人看雨,是我自己吧,在深夜里无眠,回看这“雨淋淋的岁月”。


雨,不止适合看,也适合听,还适合浸。尤其是夜里,夜雨的情景更是让我着迷,这时候,城市中游荡的人出奇的少,在也没有日常的拥挤和吵杂,干净、凉爽,还有遍地水色的花,街上偶尔流动的归家的心情,雨中迷�了的灯光。是了,这时候,才是我的世界。我是这雨夜里悬在空中不愿滴落的那颗水珠的梦。


睡去吧,滴落它,让我在梦中承接。


读个人Blog心理层面的存在价值

读了两Cheng(程乐华和陈侃)的文章《个人Blog心理层面的存在价值》,获益匪浅,很受启发。


个人精神存在的维度包括是时间的轴线,和精神三维(空间),对一个人的完整认识,很重要的就是对他/她在精神三维中的存在随时间的轨迹形成的体的完整把握。


当然了,人还有一个物理存在的层面,包括了空间、身体、社会人际关系以及它们在时间轴线上的延展。


互联网特别是Blog让个人的精神存在得以有形化和公开化,另一方面,这种人的精神存在在互联网上的出现,也让互联网将会逐渐演变成一个个个体、组织等形态明晰的世界,而不象现在,只是混沌一片,个人只是作为一个技术意义上的上网的人。


email是依绕着问题的,或者是告知/反馈样式的,对于email后的人,只是其精神空间中的一个点最多是一个小的线断;BBS,则是精神分裂在互联网中的碎片;及时消息,其实质和email差不多。这些只能构成交往的方式,在交往中体现出的个人的精神存在值构成一个个的离散的点,更多的,因为没有时间维度上的连贯性的束缚,在BBS或者及时消息中,个人很有可能出现对真实自我的伪装,是一种自我想象的个体存在,同时也需要交流的对方的想象,这种网络存在,因为其想象的成分,使得个人无法在网络上明晰,从而在整体上混沌。


Blog则在时间维度上的持续保证了个人或组织的本真性,而且他/她再时间上可以回溯,因而是一个较为完整的个体,或者是一个方面的完整形态。


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基于Blog的网络,真正实现了网络中的P2P的交流,而目前的这些方式,更多的只是将网络作为一种手段和工具的交流,是依附于物理世界的,而Blog的网络,确是获得了网络存在后在网络上产生的,能与物理世界相平行的存在、交流、社群联系方式?


误读的几种方式

Winter给人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所以我说他年纪轻了,想以前,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只是,Winter错把我当成虎了,哎,其实我连猫都不是呢,最多是只到处游梦的鼠,以前曾给自己取“网”名叫咳咳鼠,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给我想起来了:)嗯,以后一定用这只咳咳鼠编些童话给我的儿/女听。


开小差了,Winter说“怎么定义年轻来着?不过要说我没文化我是接受的。”这倒不是我的意思啊,本来想说“愤青”来者,可是到如今还不知道这个词啥意思,不敢造次乱用的。


Jean,Winter,咔咔咔说的人的交流是多媒体的,这个道理我也是知道,以前,还对此着过迷,读过些不少这方面的书,曾试图让自己能准确的察言观色来深入一个人的内心。只是,我这里说的语言是另外一个层面上的或者说抽象意义上的,不是具体的言语。


为什么人们在阅读的时候会有歧义发生,产生“误读”呢?这真的是个有趣的现象,或许从这种歧义和误读中,能了解到更多的秘密,就象地裂透露了一些地层的消息一样?


回来的路上仔细想了这个问题。看来,有三种“误读”类型(这里的“误读”不带贬义)。


第一种,佛洛伊德在《日常生活的心理分析》中提到过,索绪尔在《语言学》中分析过,古今中外的诗人们实践过,就是能指/所指的分离以及替换的发生。人们常说不同学科之间有共通之处,其中一个方面的原因来自于此“误读”。


第二种,是由于对文本环境的错误判断导致的。这在辩论中经常可以发现。


第三种,就是理解偏差。和第二种类似,可是,却是在同一个文本环境中发生。


不知道上面几种分类对不对,还需要进一步思考思考。


The Matrix has u?

咔咔咔的这个留言中的Matrix应该指电影《Matrix》中的那个Matrix吧?


回家的路上我想到了这个留言,突然有个想法,为什么不是呢?哪个人可以离开语言系统而存在,没有了语言,作为生物学意义上的人是存在的,可是人文意义上的呢?


每个人的大脑就像一台电脑,语言系统在这个超级电脑中存在并控制着。而人的社会,就像一个庞大的网络系统,人们通过这个系统获取、交流、分享各类信息。


而语言,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相反,它自足且利用人控制者一切。我能从语言中解脱出来么?在语言之外,会是什么?如果真的可以,那么通过什么方式和语言沟通?


人类获得了语言的种子,所有的秘密,通过时间、通过每个人的计算能力和网络,它在生长,在给与所有的秘密。


我曾梦见过我未曾读过的华美诗句,我在想,咔咔咔的这个留言和梦中所见的文字有何区别呢?网络,使人们梦境扩展。


***************


Winter说每个人的世界是不同的,说得非常好。只是,我们有语言,不同的世界需要通过语言来沟通、交流,那就需要一套大家都接受的语义、语法规则,这就是我所说的意思。


新设BlogAoutEDU

不知道Jenny收到我的回信没有?


爱情是美好的,只是在少年们中,因为不够成熟定型的原因,更多的是迷恋其中所给自己带来的感受,换句话说,象某些人说的,是爱自己的感受。
**********
前些天,Jenny的留言让我想起了精神分析学说和马克思主义中所谈到的爱情和家庭的观点,爱情,或者是性爱的人文含义(个人的感受),是文明给予的文饰,是文明进化的结果。类似于(社会)人是一个(自然)人的全部社会关系的总和,爱的含义,在于它作为词语在不同应用中的所有意思的总和。
***********
我们的社会认为爱是天生的,是一个人与生具来拥有的,无须培养和教育就可习得,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对于爱的理解就是爱本身。我一直未能明白,在科学(方法)进入那么多领域的今天,为什么在情感方面,还有着如此主观和混乱存在。


爱是需要教育的。一但人们认识到这点,并付诸实践,很多的问题将会得到解决。
***********
男性和女性在对待爱情上的不一致是人所共知的。比如,对于男性,爱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也不是最重要的,可是对于多数女性,爱,意味着全部,她们把爱情看得很重。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别呢?不知道女性们是否意识到,她们这种对于爱情的想法(并认为非常自然和美好)其实是男权社会环境下的产物。这很好理解,将男女对于爱请的观点换过来考虑就可以认清了。


这个男权社会,加强了女性对于情感的敏感,在潜移默化中,培养了她们对于情感过度的依赖性,并内化为自身的需求,这对于将女性定位在家庭、妻子的社会分工上非常有利。


目前社会上大量的言情小说、电影、电视,似乎是从女性的需求出发,给予女性看的,可是,确是社会加强性别分工的一种策略。


关于爱的一些想法

不知道Jenny收到我的回信没有?


爱情是美好的,只是在少年们中,因为不够成熟定型的原因,更多的是迷恋其中所给自己带来的感受,换句话说,象某些人说的,是爱自己的感受。
**********
前些天,Jenny的留言让我想起了精神分析学说和马克思主义中所谈到的爱情和家庭的观点,爱情,或者是性爱的人文含义(个人的感受),是文明给予的文饰,是文明进化的结果。类似于(社会)人是一个(自然)人的全部社会关系的总和,爱的含义,在于它作为词语在不同应用中的所有意思的总和。
***********
我们的社会认为爱是天生的,是一个人与生具来拥有的,无须培养和教育就可习得,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对于爱的理解就是爱本身。我一直未能明白,在科学(方法)进入那么多领域的今天,为什么在情感方面,还有着如此主观和混乱存在。


爱是需要教育的。一但人们认识到这点,并付诸实践,很多的问题将会得到解决。
***********
男性和女性在对待爱情上的不一致是人所共知的。比如,对于男性,爱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也不是最重要的,可是对于多数女性,爱,意味着全部,她们把爱情看得很重。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别呢?不知道女性们是否意识到,她们这种对于爱情的想法(并认为非常自然和美好)其实是男权社会环境下的产物。这很好理解,将男女对于爱请的观点换过来考虑就可以认清了。


这个男权社会,加强了女性对于情感的敏感,在潜移默化中,培养了她们对于情感过度的依赖性,并内化为自身的需求,这对于将女性定位在家庭、妻子的社会分工上非常有利。


目前社会上大量的言情小说、电影、电视,似乎是从女性的需求出发,给予女性看的,可是,确是社会加强性别分工的一种策略。


失而复得的诗句

很奇怪,Google的中文里面中居然找不到RZAVA曾经在网络上的踪迹,除了在CSDN上的一个拼图程序以外,而这个程序是去年上半年的。莫非Google只能查找这些年的,而早些时候,比如98年的,一点都没有留存?


今晚抱着试试看的心里,重新登录到网易广州社区,在精华版消失的ID中,居然发现我这个由Java变化来的熟悉的名字:Rzava。真是感谢尽职尽责的版主,有两首还保留着:一场电影和90年代。


其中一场电影是大学三年级时候的,如今以过10年了。这么多年之后,重读往昔的以为不会再被记起的文字,竟然是如此的亲切而陌生,而哪个待续的六和七,弹指之间,该续写的已是21世纪。


投射入我黑暗中的/若是月光/我该回应以什么样的景色


当宫殿坍塌为尘土/当腐朽再生为玫瑰/我的孤独就是地狱的火焰


诗两首:


阅读详细内容... ... "失而复得的诗句"